谁在未来种中国的地呢?十八大报告当中强调

2020-05-09 01:36

解说:

记者:今年呢?

解说:

记者:有在您这儿预定秧苗、化肥之类的吗?

按照以往的经验,村民们预感到,小麦收购价的提高,必然会伴随着农资产品的涨价,而眼下这种预感已经成为现实。新一年的化肥种子预订开始了,价格比今年还要高。

1995年化肥8元/斤 2012年20元/斤涨幅150%

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(微博):小麦一般要灌几次,灌一次四五十块钱,灌几次之后,小麦利润就没了,所以就不种了,\前些年湖南、湖北有很多人不再种水稻,\这样时间长了,会对我们国家的粮食安全有影响。

答:今年没有了,每年现在已经开始了,现在我们还是每天出去搞宣传工作去,但是农户的积极性特别低。

视点三:农民的收成

在王林清的账本里,从1995年到现在,小麦收购价每斤只涨了6毛钱,远远低于化肥和人工的涨幅,今年种下的小麦明年会不会继续赔本,他心里也没有底。11月份,正常生长的冬小麦应该已经长出麦苗,而在达子店村,有近三分之二的农田依然满是荒草。

记者:去年这个时候预订的秧苗大概是多少?

沧县北阁种子站工作人员丁浩:这两年种子波动,每一亩地会增加3-5块钱左右,\化肥的增长每年会增加10块钱以上。总的来说,需要的种子、化肥、农药、这两年增加了50块钱左右。

“今年小麦价格是1.18到1.2,小麦价格近期可能还会上涨的,各家不着急用钱的,有地方的,就先放一放……”(大意)

【广播站】王林清广播

三分到五分,今年是一毛,一毛,一亩地3000棵就是300块

如果不是夏天的连续降雨,红薯原本应该是大白头村村民的增产增收点。去年,红薯地头收购价格能达到1元/斤,如果是村民自己拿到市场上,可以卖到1.2-1.5元/斤,这样的收益,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地区传统作物,小麦和玉米。

答:今年没有,没人想种这个(红薯)。

记者:往年秧苗价格是多少?

村民:我们这里产量还是可以的,要是不打人工种地还是赚钱的,要打人工,种地就赔钱了。

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:现在大家认为有三个新的功能剪刀差,其中一个就是种粮食的收入和种经济作物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。其他两个就是外出打工的收入和在家种地的收入,也越来越大;农资涨价的速度和粮食涨价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大,因为农资涨得快,粮价涨得慢\像日本这些农民,我自己当个农民,和我的兄弟在大学当教授,他们两个的工资差别不大,不大你怎么来解决?基本上靠政府给他有很大的补贴。

长期的农业社会让中国人对“丰收”一词格外的有好感,可采访农民,尤其是采访农产品滞销的时候却发现,丰收中也存在着很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,某种农产品一丰收,价格肯定往下走,农产品丰收了,往往让农民收入不丰收,有时候还欠收。于是,明年农民跟着感觉走,跟着市场走,一块儿去种冷门的农产品,结果又把冷门的弄丰收了,价格又往下跌,似乎受伤的最后总是农民。这个时候,人们开始想,就不能把对农民的帮助和指导提前一些吗?比如今年买种子、买化肥的时候,不就看出明年农民要干什么了吗?能早一点帮他们,而不是害他们吗?

全村8000亩农田,今年1000亩种了红薯,种的人多了,秧苗自然贵了,但一场洪涝过后,除了一些田地在高处的,其他村民的投入就打了水漂。

由于去年的收益比较好,今年种植面积应该是有扩大的,扩大了以后,造成了春季秧苗特别紧张,抢购秧苗,种植面积能够增加百分之二三十吧

村民:人工不多,为什么,种了就没事了,这不打药,光等着刨了。

河北沧县以种植小麦、玉米为主,而小麦又是国家储备粮,每亩地国家补贴80元左右,没有水果蔬菜那样大规模滞销的压力。王林清算了一笔账,今年小麦的收购价是每斤1.18元,加入合作社的村民每亩地能卖560元,而算上种子、化肥、浇灌、人工的投入,种植成本每亩699元,一亩地要亏139元钱,算上国家补贴也是入不敷出。种菜风险大,种粮又不挣钱,沧县的小麦种植面积连年下降,很多农民开始改种投入较少的玉米、红薯,甚至摞荒出去打工。

白岩松:

解说:

答:反正也能有几百亩吧。

王林清是河北沧县达子店村一家合作社的负责人,他自己承包了130亩土地,平时还为农民们提供些技术指导和信息交流。今年小麦价格不理想,王林清和同行们商量了一下,打算把手里的小麦再压一段时间,等收购价涨上去再出售。

解说:

如果农产品丰收,可农民的口袋欠收,这样的情况一多了,久了,农民又会做怎样的选择呢?有的农民已经说了,种地不挣钱,不如打工,于是今年没挣着钱的农民,明年可能就有人加入到出外打工的农民工大潮之中,而时间长了,谁在未来种中国的地呢?十八大报告当中强调,要重视实体经济,在农业中,种地是最根本的实体经济,而如果种地总赔,这个基础就会越来越脆弱,问题摆在这儿,我们将如何解答?仅靠市长们忙活,就够了吗?

村民:今年八毛,实际上八毛吧、一块吧,也比种棒子强,它产量高。

大白头村合作社负责人杨海峰:

(责任编辑:韩茜)

大白头村合作社负责人杨海峰:

相比绝收的村民,这位老人显然幸运的多,尽管只种了三分地的红薯,但也收了一千五六百斤,家里面还种着小麦、玉米、花生,但比较起来,红薯的纯收益还是远高于其它作物。

大白头村合作社负责人杨海峰:

解说:

【图表】1995年小麦0.68元/斤 2012年 1.2元/斤涨幅76%

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:在生产最重要产品的农民收入是最低的\这个时候,联动机制必须要建立起来,因为粮食太重要了。\我的粮价涨的话,不说按去年的基础涨多少,而应该根据今年整个农资涨了多少,农民的工资涨了多少,而经济作物又涨了多少,在这算一个平均数,在这个基础上来调整粮价,如果粮价低于这个调整速度,我增加给农民的补贴,让农民感到合算。否则如果这样下去的话,是很危险的。

王林清河北沧县富民合作社负责人:这一年老百姓一家子地有时候几亩,多的十几亩地,每一年的纯收益2000多块钱,辛苦这么一年收入2000块钱,他不如打工挣上一两个月呢。所以他们就感觉种地真的很无奈。

解说:

王林清河北沧县富民合作社负责人:最近国家出台了一个小麦明年收获之后最低保护价格,在过去的基础上,每百斤增加10块钱,\但是大家担心的一点,\棉花的肥料、玉米的肥料,包括蔬菜和其他东西,按照以往的规律来说,他也会上调,价格上扬,上扬的速度比国家补贴的每百斤小麦10块钱要高,要快。所以大家感觉政策非常好,但是很无奈。

解说:

技术含量低,人工占用少,土壤条件又合适,把红薯作为主要经济来源,农民做出这样的选择无可非议,但在自然灾害和市场的双重作用下,今年的大白头村,显然没能迎来预期中的丰产增收。

解说:

白岩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