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服刑人员就嗷嗷叫

2020-02-25 12:53

从京归来,江西省体委的机关报《五环时报》作了连续报道,此后《江西日报》也跟进,王林声名远播,成为典型。

王林和那个服刑人员各在一个屋子里,一会儿他念咒发功,隔山打牛,没几秒钟,那个服刑人员就嗷嗷叫,背上有红印,还说有灼热感。

那个时候,彩色名片刚刚出现,王林的彩色名片上名头大得吓人:江西省气功学会副理事长、南昌市气功学会顾问、江西省公安厅和南昌市公安局高级顾问、江西省和萍乡市政协委员、王林气功研究会主任。王林风光地衣锦还乡了。

王飞:有一年夏天,具体记不太清,当时我当班,一个干警带了表弟,说要认识一下王林。那时候,特异功能这个词刚刚兴起。那表弟的教授也是研究气功的,想找王林切磋。我把王林喊来了。这家伙跟打了鸡血一样。他说他要一个帮手,我就给他找了一个服刑人员,他脱掉背心,穿着长裤,两间办公室隔着一道墙,互不相通。

王林气功生涯始自8岁,他功力由来有两个版本:一是他8岁时大病一场,此时偶遇一老道,老道说与王林有缘,要带他上峨眉山治病练功。另一版本是王林8岁时在村中玩耍,一过路老道说他天赋异禀,要传他功力,于是王林欣然离家上峨眉。

王林成为江西省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接受中央六人小组测试的气功师。陈祖甲参加了很多次测试,他说:“从没见过有成功的,包括气功大师张宝胜。很多气功师更是拒绝测试。”

王飞:具体就不知道了,后来,他会看病的事情在监狱里传开了,也自此跟权势有来往有交集了。

进入90年代,又一次“测试”让王林气功事业更上层楼。1992年3月31日,王林进京,在江西省体委一名办公室主任陪同下,接受中央人体科学工作六人小组的测试。

尽管自称今年66岁,但王林的合法证件显示他出生于1952年5月6日。7月31日,他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,自称是政治牺牲品。当天18时41分,王林微博又紧急“声明”:“我王林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,热爱祖国、热爱家乡!我与邹勇的关系仅仅是经济纠纷。”

在当时的10名顾问中,王林是最年轻的一个,时年35岁,没有工作单位,但王林此后辞去了公安局的顾问。他称帮公安局破获一起走私案,办案人员抓住犯罪嫌疑人搞刑讯,王林称自己造了孽。

王飞:后来有的管教干部信任他了,不叫他做生产厕所阀门的工作了,专门去烧开水。得到信任后,王林有点“狗眼看人低”,同乡们找他办点事,他一般的都会给办,但是对于不熟悉的人,经常会为难一下,这就遭人痛恨,所以经常被人打得鼻青脸肿。

这件事让王林在监狱里出了名。过了一周,那个表弟把教授带到监狱。在这之前,王林从来没说自己会看病,但这之后,他在监狱里敢说他会看病了。随后,在服刑期内,很多高管都找他看病。

“有领导告诉王林,这次是给中央领导表演,不能作假。你如果现在承认自己是魔术,还来得及,不算欺骗国家,但王林坚持要接受测试。”这位知情者说。表演获得了成功,王林为中央六人小组表演了“空杯取酒”,但没有表演“空盆取蛇”。

这下,江西省气功学会坐不住了,时任理事长韩海清让秘书长艾岁翰去采访王林。1994年,江西省气功学会副理事长袁学超化名“袁雪草”,艾岁翰化名“艾岁涵”在《中国人体科学》杂志发表《江西有个王林》。里面记述了王林空杯取酒和空盆取蛇,还称王林治愈了“江西省宜丰县南作乡陈掉彩之子”和“沈阳千岩寺净光法师”的病。

于是,王林又被安排进了江西省行政学院。2001年,江西省行政学院和江西省委党校合并。江西省行政学院建于南昌市西郊梅岭脚下,风景秀丽,江西省委省政府专门设有梅岭读书班,参加者为省政府及各部门领导。可以确定,上世纪80年代末,读书班曾设有气功课。在这里,王林接触到了日后他巧换为资源的领导人脉。

“当时测试的房间内,四个角都设置了高速摄像机,以每秒400幅的速度录制,再以每秒20幅的速度放映。还安排了两名魔术团团长,并没有向王林透露身份,如果测试中王林需要助手,则由两名魔术师给予配合。”知情人士告诉记者。

这段测试如今已难辨真假,但几次大量宣传的“测试”给王林带来的好处却是真的。“各个厅长、局长开始纷纷到监狱里来看表演,王林成了名人”,那位曾听闻王林经历的当地气功界人士说。

1987年,也就是王林待了8年之后,他出狱了。王林成名后的宣传文章和几位气功界人士回忆称,当时第四监狱里的气功师王林惊动了江西省司法部门,1987年,江西省司法厅、公安厅和南昌市气功学会联合派人到监狱测试王林。

但7月29日《焦点访谈》称,宜丰县并没有南作乡,沈阳也没有千岩寺。艾岁翰告诉记者,这些素材都是由王林本人提供。

一名气功界人士告诉记者:公安厅长用私印从银行取了一沓钱,包好放在一个杯子里,杯子再包好锁在保险柜里,保险柜放在整层楼最里面的房间,然后将门锁好。厅长把保险柜钥匙交给一个民警,叫他骑着摩托在南昌市区转,不接到命令不许回来。

隔了几个房间,测试人员让王林脱掉自己的衣服,换上为他备好的衣服,让他把杯子里的东西搬过来。于是王林要来一只碗和纸,开始焚纸发功,最后掀开盖在碗上的报纸,那沓钱赫然入目。再打开保险柜,杯子里是一堆纸灰。

王林受到的处分是被劳教。但正是这牢狱之灾,却让他走上了“大师”的舞台。

从“峨眉山”归来后,正值“文革”,王林也上山下乡。1966年,王林到宜丰县石花尖垦殖场劳动。一个王林曾经的邻居称,王林在垦殖场做些贩卖木材的投机倒把生意。进入70年代,因在垦殖场下放期间调戏妇女,王林被抓。

一举成名后,王林出狱。知情者称,他先当上了南昌市公安局的顾问,当时南昌市公安局一名科长还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了王林,也就是王林现在的夫人。